您的位置:首页>> 企业文化>>文化生活>>王明珠作品——《90后记忆中的年味》
王明珠作品——《90后记忆中的年味》
作者: 王明珠 来源: 尿素车间 时间:2019/2/12 14:25:10 点击:535

我的家乡在大荔县许庄镇的一个小村庄——王家党。那里有我20多年来的回忆,在那里我经历了20多个春节。我和我们村一起从小玩到大的、同一级上学的、同一年出生的,现如今都已经结婚了,有的已经当妈妈了,共同见证了家乡的变化。我们之间情同手足,亲密无间。我的家乡人很少,总共有前后两组,是一个不到60户人家的小村庄。正是因为人少,最近几年才将附近的几个村庄合并为五党村。我们属于王家党二组,很幸运的是学校坐落于我们的村庄——党客小学。我们离学校很近,其他村里的同学要走好多的路才能到学校。这里有我们六年的童年时光,我们的童年就是在这个小村庄度过的。我们都是90后,如今都已经在奔三的路上了。90后,这个词代表着潮流,代表着时尚,代表着叛逆,代表着与这之前的很多很多时代的人的不一样。同样是90后,大城市里的90后和小村庄的90后差别还是很大的。小村庄的90后和大城市的80后有点类似,这一点是我到工作岗位上明显感受到的。

回想20多年的点点滴滴,感触颇多。记得小时候,老是盼着过年,在那个艰难的岁月里,每到过年,我们就可以穿一身新衣,吃上丰富的大餐,还有几块钱的压岁钱。年三十,我们就开始自制灯笼,在罐头瓶里,栽上个蜡烛,在瓶口拴上细绳,绑一个木棍,点上蜡烛,灯笼就亮起来了;还有拿酒盒子,先画上你想要的图案,然后用针沿着图案扎出好多小洞,将蜡烛放在底部,点燃,照射出你所勾勒出的画面,手里拎着土制灯笼在村子里跑来跑去,特别的高兴。过年穿的新衣服年前都能穿好几遍,一进入腊月我们几个就互相询问:“你过年衣服买了没?走去看看你的新衣服,新衣服好看不好看……”虽然,作为90后这一代人,在穿的方面不再是“缝缝补补又三年”,可那个时候真的是只有过年才买新衣服,所以那种过年穿新衣的激动心情可想而知。感受最深的要数小时候拜年,初一早上,我们小伙伴共同约好天不亮就起床,挨家挨户去拜年,从初一开始就处于迎来送往之中。我们小孩子特别喜欢拜年,今天到姑姑家,明天到姨姨家,大人也不管我们学习了,那是我们一年中最快乐的时期。但最麻烦的就是全部要步走,那时没有公交车,一天来回徙步几十里真感到麻烦和疲惫。依稀记得我小时候上学,每天天还没亮就爬起来赶到学校去早读,每个年纪就一个班,老师人数也不多,虽然条件艰苦,但每天都很快乐。现如今,再回到小学一看,已经物是人非,学校也就几十个学生而已。问了一下原因,更多的是很多家庭已经将自己的孩子送到县城去读书了,而且由于学生少各个村里学校现在都已经慢慢的合并减少。学生们每天还有校车接送,甚是方便。今年回去一看,学校连一个学生都没有了!

小时候的回忆和眼前的情景让我深深感觉到,随着时代的发展,过年“仪式”已悄然发生了变化。过年回家,家是一个令人心生温暖的地方。“日暮乡关何处是,烟波江上使人愁。”老家和故乡,是我们一年一度咏唱的主题。然而,故乡并不是一成不变的概念。拔地而起的高楼大厦,宽阔平坦的乡镇公路,热闹的商圈,时尚的青年。家乡的夜晚,处处一片漆黑,现如今,村村通水泥路都铺好了,到村子每家每户门口。主路上也配有了路灯,不再是一到夜晚一片黑的景象,通自来水、通宽带,每家门口都有自己的垃圾桶,不再是垃圾遍地扔。环境好了,生活条件也好了,空气还新鲜。这几年,摩托车少了,私家车多了。一到过年,明显就显得路窄,时不时就堵车。现在人过年不仅图开心,也得动脑子过年了,绞尽脑汁去想象如何过更有意思的年。烟花都被玩出了创意,玩出了新高度!今年过年带着双方父母去哪个城市旅行过年?回老家过年?还是接父母来大城市这边过年?早已打破了家中得留人过年的传统。时代在发展,人们现在不愁吃,不愁穿,不再是只为了解决温饱的问题,而是上升到了怎么样才能吃好的问题上。冬天吃的蔬菜也不那么单一,原来什么季节才能吃上什么样的水果,现在是想吃什么水果就吃什么水果,而且怎么吃都在讲究艺术。(什么把苹果榨汁喝、用刀片切块、拿牙签扎着给小孩吃、还得削出个造型来,什么星星状的,圆形的,心形的……)可谓是最高的艺术造诣者,可见改革发展的步伐是飞跃跨步的!

移动互联网时代来了,当下在社交媒体盛行的时代,人们只需一部手机,便可行天下,知天下事!人们利用抖音、快手将“所见所闻”记录下来。这好像已经成为一种新的“年味元素”。“抖音”“快手”大家应该都不陌生吧,它们如今是新时代的代表作。通过它们看世界、看美食、看过年、制作个人拜年视频……。其中有这样一个视频:“谁说家乡都是乡土气息,我在农村搞创作,我的灵感来源于农村,今天的发达,也造就了农村的发达,和创作的灵感。在城市穿时尚装,回家乡,秒变穿衣风格,一身入乡随俗的装扮。”无不体现着时代的发展。思念的方式也再变化,从原来的互通书信,到打电话能听见对方的声音,再到现在的微信,微信代替以往的短信,成了过节的重要道具,通过微信拜年、抢红包、发红包……从看不见到能看得见,听得见,只是不能触摸,来慰藉思念之情。

发展拉近了我们人与人的距离,却使得思念这跟线就断成一截一截。原来世界很大,人与人距离很远,思念之情便深之又深,几年不见,互通书信,那么见一面的场面又岂能和经常视频却好久不见一样吗?答案肯定是不一样的。原来365天,最后10天是中国人最开心,最期待的日子,而现在每一天都和过年一样,天天有肉吃,想买新衣服就买新衣服。生活水平普遍提高,人们不必期待过年来改善生活,对物质的新鲜感和期待感在平日里都早已消耗。社会在进步,过年的方式随之发生转变也很正常。我们正处于改革“年”变化的道路上,万事开头难,社会发展之迅猛,人们都在找寻跟随发展的小尾巴,期待过“新”年!

渭化集团 版权所有 备案: 陕ICP备07002048

地址:陕西省渭南市高新区 邮编:714000

电话:(0913)2106688 传真:(0913)2112146

2018东方心经马会资料